CANTACT 联系我们

中国的民谣之间有哪些不同

春节是旧时农耕社会的产物,因为物质贫穷所以在一个特定的日子里大家团聚在一起,都拿出点好吃的好穿的犒劳犒劳一年的劳作,显然有一个共同的恐惧的敌人能够更有力的说服大家团结一起,这就出现了“年兽”。而现在的物质极大丰富其实已经脱离了原有过年的氛围基础,现在只是为了过年而过年。大胆猜想下,古代的人们在和自然的对抗中一直处于下风。时不时一场洪水,一场瘟疫或者一股寒潮就会夺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人们拿不出合理的解释,只能从宗教的角度把这些人间悲剧想象成一群魔鬼的作恶。既然如此,就要通过仪式把魔鬼赶走,对敌对方用最粗鄙的语言,可以有效换取内心安慰。我家乡从没见过要唱这种歌谣的,连像样的庙会等民俗都没有。说到巫术,我家乡倒是有。如果某家想要问某事的吉凶或者如何决策的话,就要请村里的专问鬼神的人来帮忙,请另外一个人与他一起举着一个“人”字形的树叉,不停的快速的摇晃,然后在地上写字,地上的字就是答案。我每次见到这种画面就很好奇,到底是神灵显灵还是那个人的操控,我倾向于后者。说起来,这种祈求神灵的方式还是挺粗糙的。物质即能量,中国人之所以对阴阳最敏感,是因为周围环境的能量匮乏。
这与北半球的大陆东岸是寒流有关。
另外就是黄种人在演化过程中经过长时间的能量匮乏,已经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身体记忆之中了。
至于小孩子的儿歌中为何出现吃掉怪物的歌词,是因为万物有灵的信仰。
人们认为寒冷是有灵性的,可以吃掉自己的,所以要从心理上战胜这种环境的威慑。河北的北方应该是有的,只是那时候年纪小,没啥印象,后来举家迁往内蒙,按照过去的老地名应该是察哈尔省的地方,后来属于蒙汉混住的地方,这种混住流动性又大的地方不太有哪个民族或者地域的喜欢有明显的突出,大家都在找一些共性的东西,属于独特地方的民谣就很不容易保留,因此也不大听得到,挺遗憾的。随着人们流动性的加大,这个是不是会成为一个不可挽回的趋势呢 关于过年的色彩,我们老家似乎没有那么讲究。但在我记忆中,长辈们对年前的祭祀和洒扫很重视。时值关键日期,我们这些孩子会被警告不准乱说话,不准偷吃灶上的祭品。写到这,忽然醒悟过来,很多地方的祭品只是过水捞一捞并不仔细烹饪,是不是为了防人偷吃?我故乡似乎视仙人和祖宗与常人一样,因为给他们的菜色与我们吃的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用的比我们早,荤菜比例高一些。如若是祭灶王爷,是真的会供一些糖,还是麦芽糖那种很甜很粘牙的。所以说,中国的仙道活脱脱就是人道的翻版啊。
 
   回忆让人愉快又惆怅,在没能回答老师问题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如此长篇大论。打住打住。最后祝老师和学友们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平顺安康。中国一直流传的年兽的传说,可能也是因为到了年关后,会出现一个在农业文明中的空档期。这个空档期恰恰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也是离秋收最远的时候,这也是年关难过的原因。
这个时期的人们就会对禽类畜类过分依赖,人们是既希望它们可以健健康康,等到年关时候可以屠杀掉。
又怕孩子们会觉得过于血腥,就给它编织了不同的年兽传说。
有的是希望孩子可以战胜很冷,战胜血腥。
这个版本就把孩子变成年,是灶王爷请来的。
怪兽是夕,所以叫除夕。
有的是希望老年人可以克服能量不足的困境。
说的是年这个怪兽,被一个乞讨的老头的红纸与噼噼啪啪的竹子给赶走的。
有的是希望可以找到克服困难的规律。
说的是人们发现了贴红纸, 挂红灯笼,放鞭炮可以赶走年兽。
有的是希望可以战胜死亡焦虑。
人们总是会在天地最缺乏能量的时候,死去。
所以这个时节被称为关煞,也叫年关。
人们不知道怎么面对,就提前做好晚饭,熄火净灶,把大门关好,家畜拴好,不敢睡觉,挤在一起聊天壮胆。
这个挤在一起,很可能就是当初在雪原迁徙时候的应对方案。
后来,才以火光,红色,响声代替。
原因可能是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人们的安全感。
火光是能量与抵御寒冷,吓跑野兽的工具。
红色是示警的最佳方案,它最显眼了。
响声是指可以通过制造声音吓走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