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咒语的力量从何而来

上一讲我们讲了《心经》性质的核心纲领:空。现在我们来看《心经》接下来的内容。
 
1. 心经如何讲“破相”
 
其实和《金刚经》一样,《心经》也在讲“破相”的道理。
 
当你掌握了般若空观,你对各种“相”,无论是万事万物的形象还是名词概念,都不会有执着了。
 
如果有人拿着一个苹果,问你这到底是不是一个苹果,你会觉得说“是”也行,说“不是”也行。
说“是”是从世俗角度而言的,大家为了交流方便,姑且把这一堆集合体叫作“一个苹果”;说“不是”是从真理角度而言的,那确实不是一个苹果,而是五蕴的聚合,而五蕴本质上又“皆空”,所以这个苹果并不存在。
 
世俗角度,可以称为俗谛;真理角度,可以称为真谛。今天我们还在经常用到的“真谛”这个词就是从佛学来的。
 
我这里只是取“真谛”和“俗谛”最简化的解释,其实这真俗二谛而其他很多概念一样,不同的宗派和经典都有不同的理解。
 
当你明白了真谛与俗谛的关系之后,就能理解《心经》那些貌似自相矛盾的话,诸如“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就是物质世界,从本质来说就是“空”,而这个“空”并不是空无所有,而是缘起性空,并不脱离“色”而独立存在。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你吃了一口苹果,苹果减少了吗?并没有,因为貌似减少的那部分不曾真的消失,只是落在你的肚子里了。
当你把整个苹果吃完,苹果消失了吗?也没有,它只是全部落在你的肚子里。它的五蕴转变了形式,被你误以为是别的东西。
如果苹果掉在了地上,它会被弄脏吗?并没有,因为把苹果和泥土分别看待,这是你的分别心作祟的结果。其实无所谓苹果和泥土,只有五蕴在刹那间的聚散离合。
 
所以,所谓生与灭,增与减,都不真实,真实的情况是《心经》告诉我们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当你用般若空观来看世界,生与灭,脏与净,增与减之类的凡俗错觉就不复存在了。
 
那么,这是因为你获得了佛法智慧了吗?当然不是,因为“获得”意味着“增加”,而既然“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所以“增加”这种事是不存在的,当然也就不存在“获得”这回事了。
 
2. 心经的神咒
 
《心经》从“五蕴皆空”一路推演到“无所得”,讲道理的部分就算结束了。但是,《心经》结尾还有两句古怪的话,原文是这样的: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我们已经知道“般若波罗蜜多”的涵义,是通过佛学智慧脱离轮回,到达涅槃。
 
但这里却说“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简单讲,就是在说“般若波罗蜜多”是一种很厉害的咒语,这种咒语的功能是“能除一切苦”。
 
《心经》真的给出了一段咒语,就叫“般若波罗蜜多咒”,内容完全是梵文的音译。如果意译过来,大意是说:度啊,度啊,度到彼岸去。
 
彼岸是相对于人生这个无边苦海而言的,苦海的彼岸就是涅槃。
 
经文为什么没有直接意译过来呢?因为这是咒语。
 
咒语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它的发音,一旦转换成别的语言,咒语就会失去效力。所以佛经里凡是提到咒语,基本都用音译。
 
通常来说,咒语都是用来解决具体问题的。现代人如果生了病,首先想到去医院,如果自我感觉不很严重的话,就直接去药店买药。但是在相对原始落后的地区,既没有医院,也没有药店,怎么办呢?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念咒,不同的咒语对应不同的症状。
 
这些咒语并不是所有人都掌握的,所以你要去找到相应的咒语专家,请他为你念咒治病。他会用很小的声音念咒,甚至只是默念,生怕被你学到。
 
借用西方概念,咒语属于巫术。巫术基本可以分为两类:治愈系的白巫术和伤害系的黑巫术。在中国人最熟悉的例子里边,“叫魂”就属于白巫术,“扎小人”就属于黑巫术。佛教的咒语也可以分为这样两类,既有治病救人的,也有除妖降魔的。
 
巫术思维并不仅仅属于古代和文明落后的地区,今天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会拿各种物件请“大师”开光,这其实就是典型的巫术思维。“大师”们扮演的正是原始社会里的巫师角色,对着物件念一段咒语,这个物件就能具备辟邪、护体之类的神奇功效。
 
这里顺便讲一下,这种仪式的正确名称是“加持”,而不是“开光”。“开光”来自古代的建筑业,大约相当于今天的剪彩。
 
话说回来,弗雷泽在他的人类学名著《金枝》里边用海量的材料做出一个证明:人类在宗教时代之前,曾经有一个巫术时代。咒语是巫术时代的产物,那时候人们用咒语直接解决问题,而并不是向神灵献祭和祈祷,希望神灵来帮助自己。可以说,从巫术到宗教,是一个从自助到天助的过程。
 
咒语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原始环境里,人们很容易对语言产生敬畏感,尤其是有韵律的语言。
 
熊逸
 
我们可以参考18世纪法国的一部架空小说,德尼·维拉斯的《塞瓦兰人的历史》。在这部小说里,来自文明世界的塞瓦利斯征服了远方的蛮族,成为当地的君主。
 
在登基大典上,他诵读了一篇长长的祈祷词,文字充满了诗歌的感染力,又有押韵,又有倒装,那些“串珠般的词语”深深打动了在场者的心,激发出他们心底的敬意。
 
现代心理学也有同样的发现,当你试图说服别人的时候,巧妙地夹杂一些诗歌化的有韵律的语言,能够显著提高成功的概率。在这个意义上,诗歌和咒语有着同源的关系。
 
至于咒语是如何诞生的,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他的名著《巫术科学宗教与神话》里边做过一种猜测,认为原始人在达不成愿望的时候,会通过想象来克服困难。而在想象的过程里发出的声音,容易记住的那些部分会被记住,逐渐形成套路,然后代代相传。
 
在代代相传的过程里,当然很容易发生讹传,但传承人对咒语的态度总是诚惶诚恐的,理解不了也要死记硬背。从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声音最重要,意思不重要,咒语的内容不能翻译。
 
今天最著名的佛教咒语六字大明咒,唵(ōng)嘛(ma)呢(nī)叭(bēi)咪(mēi)吽( hōng),也叫六字真言,到底是什么意思,有很多种解释版本,终归没人能说清楚。但是,这并不影响它的流行。
 
可想而知,古代读《心经》的人,绝大部分都不知道那个“般若波罗蜜多咒”到底在说什么,反正生吞活剥,能从梵文音译里发出咒语的正确读音也就是了。那么,这个咒语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我们可以参照一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这是玄奘的几位弟子为老师写成的传记。书里提到,玄奘在四川的时候曾经帮助过一个衣衫褴褛、生疮流脓的病人,病人很感激,于是将一部短小的佛经,也就是这部《心经》,送给玄奘。
 
后来玄奘在旅途中遇到很多恶鬼,没法走脱,就算念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也无济于事。情急之下,玄奘开始念诵《心经》,恶鬼马上就散去了。
 
这段记载也许你并不陌生,因为它在后来被《西游记》采用了去。玄奘为什么首先想到的不是《心经》,而是念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呢?因为《法华经》里讲过,任何人遇到任何危难,只要念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就能逢凶化吉。结果玄奘以亲身经历证明了《法华经》不太管用。
 
那为什么《心经》就管用呢?如果采取人类学家的视角,我们就会知道起作用的不是经文本身,而是经文最后的那段咒语,古人很相信咒语的力量。但如果采用信仰者的角度,解释就可以多种多样了。
 
今日得到
 
从《心经》我们体会“破相”,当你用般若空观来看世界,生与灭,脏与净,增与减之类的凡俗错觉就不复存在了。
 
其次,虽然《心经》短小,但采取人类学家的视角,你就会知道经文最后的那段咒语拥有怎样神奇的力量。
 
添加到笔记
划重点
采取人类学家的视角,你就会知道《心经》最后的那段咒语拥有怎样神奇的力量。
今日思考
 
巫术思维直到今天也没有消亡。事实上,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有很多思维方式本质上都是巫术思维,比如风水。今天很多人买房都要找大师来看风水,除了看小区格局之外,还要看户型的格局。那么,你房间的户型为什么能够影响你的运势呢?